当票据贴现遇上互联网,看金融科技如何提升中小微企业融资效率

新京网 2020-07-29

孔琳(化名)是合肥一家小型物流公司财务。她所服务的公司成立了十几年,一直做着货物运输、集装箱运输、配载、仓储等物流业务。票据结算是她平时常见的工作,“物流市场甲方说了算,我们只能接票;但是新业务拓展前期一般都需要资金垫付,贴现的需求很迫切。”

无独有偶。距离合肥1460多公里之外的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,有一家60余人规模名叫“威世顿电气”的小微企业,韩梅(化名)是它的财务负责人。跟孔琳一样,银行和票据中介也是她最常对接的渠道。她所在的公司主要从事电气设备、高低压开关设备、变频器节能设备等的制造与销售,一头从零件供应商采购核心零部件,另一头将生产出来电器设备提供给大型电力公司。与下游的交易结算很少用现金,因此,票据对韩梅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支付工具。

7月5日,国务院正式公布了《保障中小企业款项支付条例》,要求建立长效机制解决拖欠中小企业款项问题,自2020年9月1日起施行。其中第十条明确指出:“不得强制中小企业接受商业汇票等非现金支付方式,不得利用商业汇票等非现金支付方式变相延长付款期限。”

作为重要的交易结算、融资工具,票据在企业日常经营中应用越来越广泛,但是中小企业应收账款关系复杂,票据贴现和流转的效率直接影响到企业日常资金周转。

据上海票据交易所发布“2020年上半年票据市场运行情况”显示,当前我国票据贴现量保持较快增长,但月度规模有所下滑。

6月末,全市场票据贴现余额9.7万亿元,同比增长了20.48%,但增速方面则较年初下降3.55个百分点。上半年,全市场累计贴现7.86万亿元,同比增长24.23%,但二季度以来贴现量有所下滑。

同样来自上海票据交易所披露,2019年票据市场贴现达12.46万亿元,其中,中小微企业申请的贴现余额占到全部贴现余额的八成以上。因此,在一定程度上,票据贴现的月度趋势也反应了中小企业的生产和经营情况——虽然2020年一季度票据贴现走入一个波谷,但二季度以来已经出现向上的趋势。中小微企业正在从疫情冲击中慢慢复苏。

和很多中小微企业一样,孔琳一般需要通过线下把票据贴给银行,或者直接转手卖给票据中介,对利率和风险的感知比较弱。“我之前都不知道直接把票背书给别人后还可能会有追索风险。”孔琳说道。

韩梅也有自己的苦恼,银行正规但是需要的申请资料比较多,还有许多协议要签。“原本银行说是只需要营业执照副本,但当天资料审核时,后台又提出来需要营业执照正本,照片都不行,只能赶回去取了重新办。”韩梅回忆起前段因为一次办理票据贴现,她横贯呼和浩特的东西,跑了三趟。

韩梅、孔琳,她们在办理票据业务时遇到的风险与不便,成为国内数量众多的中小微企业财务人员遭遇的一个缩影。如何解决中小微的票据风险与难题,记者采访了京东数科京票秒贴平台负责人赖倩。

贝壳财经:传统银行承兑汇票的收益通常分成手续费、承诺费等几部分,企业还要交一笔保证金。现在的情况怎样?

赖倩:因为票据有几个环节,您说的那几个费用更多是体现在承兑环节,像京票秒贴平台解决的是贴现的环节。

票据从开具出来,后续会有很多自流转,收到票据的企业可能把这个票又支付给企业的供应商。而作为开票企业,票的流转情况以及持票企业是否选择贴现,是不可控也不清楚的。京票秒贴就是要服务最后一手持票企业,协助他通过科技手段更快更安全地完成贴现。

票据在整个流转过程当中,讲究一种“见票即付”的无因性,就是企业只要是在合法的框架下、依法开出的这张票,它就是一个天然确权,这是票据的根本。银票或商票在整个环节当中,兑付是一个强程度。

贝壳财经:下图是一张可能比较常见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(即“电票”)。电票存在哪些问题与风险?中小微在其中如何规避其中的问题与风险?

赖倩:你看到的那个叫票面,它是通过票交所系统自动生成的,京东数科自主开发了一套OCR(光学字符识别)的技术可以做到快速精准识别票面信息,免去了企业财务人员手动输入票面信息发生错误的概率。

不过,在票据风险评估上确实存在承兑人的信用风险,以及票据涉诉或者被司法冻结的风险。作为中小微企业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识别、去解决这些风险,难度是比较大的。但相对来说,银票需要到银行承兑,银行有很严格的风险审核,发生风险概率相对较低。

平台上线后,京票秒贴在帮助企业做票据的贴现业务外,也做了一定的市场培育工作。(在这个过程中)很多企业慢慢建立起对票据基本认知,知道了票据业务与票据期限、开票行等多种因素有关,学会了如何使用票据工具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提高资金使用效率。

当中小微企业的财务人员有了基本的风险意识和专业知识,将有助于提升票据市场的整体规范性和票据流转的效率。目前票据市场整体的标准化工作正在稳步推进,也将有助力于市场风险的把控,最终让中小微企业获得利益。

贝壳财经:京东数科为何要上线票据业务平台?京票秒贴有怎样的战略?

赖倩:我们平台既有银票秒贴,也有商票秒融。银票贴现其实风险是比较低的,也是我们最开始上线的一个业务。

京东数科做票据业务也很自然的,因为我们的生态体系内的一些商户有的时候会用票据支付,对票据贴现有实际需求,这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。对标传统线下票据贴现的流程,京票秒贴从效率上做到了极大的提升,这一点我们的用户体验是很不错的。

例如,一个小微企业在业务结算过程中收到多张票据,包含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、城商行农商行,也有村镇银行等各种银行的票据,但企业在单一银行申请票据贴现,他的需求不一定能够完全得到满足,且手续又很复杂。所以有些小微企业会选择跟票据中介交易,虽然便捷性得到了满足,但是安全合规方面会有瑕疵。所以我们搭建这个平台,主旨是通过金融科技的手段高效链接企业和银行。

京票秒贴属于一个信息撮合平台。平台本身是希望通过提供信息服务,来增加客户的黏性。我们现在的思路是把业务更多做到京东生态外部去。集团外部业务要先从标准化角度入手,那么票据就是一个非常标准化产品。尤其现在电票是完全电子化的,纯线上操作,完全标准化的。


票据小微企业电子发票
  • 上一篇

    京东数科陈蕾:户外广告投放数字化按下加速键

    赛迪网 2020-07-31
  • 下一篇

    京东数科进化:挖掘产业增长的第二曲线

    中国经营报 2020-07-27

相关阅读

  • 京东数科mPaaS落地多家金融机构 数字科技助银行移动化升级
    中国银行保险报网 2020-09-11
  • 京东数科启动生态合作伙伴引进计划,共筑资管科技开放生态
    央广网 2020-08-25
  • 中信银行与京东数科签署战略合作 携手推进金融数字化转型
    央广网 2020-09-09